Copy
#157(點擊閱讀網頁版)|閱讀時間 8 分鐘
蠻常收到讀者反應每期的電子報「太長」,或是問我「上面的閱讀時間是真的嗎?」XD。關於閱讀時間,我是 Google 到有人說一般人的閱讀速度是 400 字/分,不確定真偽。

總之,以後會盡量將電子報的總字數控制在 3,000~3,500 內,像本期雖然只有兩篇,都每則都偏長,總字數也來到 3,200。我很喜歡這兩篇!


希望你喜歡這禮拜的電子報,也歡迎收聽我與 Angela 共同主持的 podcast,當中有更多電子報沒有收錄的科技趨勢洞察。歡迎邀請你的朋友訂閱;若對過往期數感興趣,請 由此進入 archive

扁平化公司的真正奧義

最近因為萬眾矚目的掌上型遊戲主機 Steam Deck 在亞洲地區正式上市,許多媒體都受邀前往 Valve 總部採訪,並且幾乎都提到了那本經典的《Valve 新進員工手冊》,手冊的下載地址在此

Valve 是何方神聖?它應該是目前全世界最有價值的未上市遊戲公司,旗下不僅有全世界最有價值的 PC 遊戲發行平台 Steam,也開發並營運著多款熱門的 PC 遊戲,例如《CS》、《DOTA》等,更是 VR 領域的技術開拓者。​

Valve 同時也是世界上最廣為人知、但同時擁有最少公開資訊的公司之一,除了它自創立以來未曾接受外部投資以外,本身就賺得盆滿缽滿的好處就是不太需要與媒體打交道。​

包括上述兩點在內的許多原因,讓一開始遭網路流出、後來官方直接放在官網上的《Valve 新進員工手冊》成為熱門文件,因為太多人想一探究竟,所以幾乎每隔兩、三年就會看到該本手冊又被拿出來重談一次。​

然而,關於該本手冊我認為有一個前提蠻重要的:該手冊在內部是一個可共編的文件,目前外界傳閱的是 2012 年的初版,因此無法考證最新版實際上已變成怎樣。​

《Valve 新進員工手冊》最為人津津樂道之處就是當中不斷重申 Valve 是一家「扁平」的公司。科技圈另一個最常(被)宣揚這件事情的公司是我曾經寫過的 Automattic。然而,究竟什麼是扁平化組織?沒有上下關係就是扁平?​

我偶爾認為許多人對「扁平化組織」的最大誤解就是「沒有管理」,而這點在《Valve 新進員工手冊》也重申過許多次:Valve 不是揚棄管理機制,而是不試圖建立一個「恆常」的管理機制。​

擁抱扁平化組織哲學的經營者通常都有兩個信念,而這個信念通常來自他們的職場或人生經驗。第一,恆常的管理機制(例如部、處、科、組這樣的科層制)無法吸引與發揮優秀人才的潛能;第二,恆常的管理機制容易導致腐化。​

扁平化組織的真正奧義指的是員工可隨時組成「臨時性」的管理小組,Valve 曾經稱之為「集團」(cabal),有些公司也稱之為「特遣隊」(task force)。這樣的小組有幾個特性:​
  1. 因應特定任務而形成
  2. 可獨立作戰​
  3. 成員跨職種​
  4. 內部仍會定義誰來領導與各成員的職責​
  5. 任務達成後解散​
因此,扁平化組織的奧義不是不管理,也不是沒有決策者,而是每個人都隨時準備好當決策者,或是當追隨者,至於擔任什麼角色依所屬的小組、小組的任務目標、以及自己在該小組中的定位而異。​

沒有正確理解扁平化組織的核心精神會帶來嚴重的後果。例如,若一個員工認為公司沒有恆常的管理機制,所以並不需要聽命於任何人、可充分做自己,那這就是嚴重誤解。​

又例如,若一間公司內的職種分布不夠均衡,使得某些特定職種在結構上成為決策流的瓶頸,這點也會阻礙臨時小組的生成,甚至可能讓該職種的人員因為有較強的組織內議價能力,有意無意地擴張自己的決策範疇。​

簡而言之,扁平化組織不是沒有管理,而是「所有人都隨時準備好當個管理者,或被管理者」。要找到這樣的人才是困難的,而更困難的是讓整間公司的人才「比重」一致,才不會時間久了以後變成彩虹酒(分層調酒),也就是自然而然地產生類科層的架構。​

《Valve 新進員工手冊》在最後一節中提到「資訊的內部分享」是公司的弱項之一,這點我也非常有感。​

手冊中曾提到一件事:「當一名新人不知道一件事情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去問人,在這過程中他也等於向大家自我介紹了。」曾經待過 20 人以下公司的人應該都能理解。​

然而,一旦組織變大後,這樣的方法就不再有效,甚至會因為「集團」或「特遣隊」的存在而埋藏一個隱憂:資訊不對稱。資訊不對稱的主要缺點有二:第一是增加溝通成本,甚至無法溝通;第二是增加摩擦,甚至讓一些掌握資訊樞紐的人開始自我膨脹(同樣也是另一種腐敗)。​

這點也讓我想起 Automattic 如何透過一開始就做好文件化作業流程,以及搭配相應的軟體,來盡可能地消除扁平化組織中的資訊分享難題。關於 Automattic 的管理文化,可參閱第 142 期的電子報

總結來說,我認為正因為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在科層化的組織中服務,所以或許對扁平化組織都有一絲憧憬。然而,在期待組織長什麼樣子以前,更重要的或許是先自問幾個問題:​

「我隨時準備好起身領導他人,也隨時準備好接受領導嗎?」​

「我的工作成就是來自建立一席之地,還是協助他人達成目標?」​

「我願意隨時切換自己的職種角色,並且跨出舒適圈學習嗎?」​

「我能對每個人一視同仁,並以實踐公司願景為指引而工作嗎?」​

人的個性沒有高低之分,因此如果上述問題的答案都為「否」可能也不用太在意,畢竟比起討論抽象的組織治理,也許更實際的是了解、認識自己,然後加入合適的組織。

疫情爆發後開始風靡的 YouTube「躺賺」商法

自從開始錄 podcast 後,身邊陸續有朋友推坑我去經營 YouTube 頻道。基於好奇心,週末一邊打電動、一邊隨意地研究「如何打開 YouTube 事業大門」,雖然越研究越覺得這不是我該走的路,但意外認識了一個近年頗夯的單字:YouTube Automation。​

YouTube Automation 的字面意思是「YouTube 自動化」,我一開始以為是用程式工具來自動產出內容並經營頻道的意思。確實,這個方向的討論也不少,其中最適用的領域是「新聞時事類」,以下是極簡化的操作範例:​
  1. ​用爬蟲將網路上的熱門文章抓下來​
  2. 將文章透過 AI 轉成語音​
  3. 用 FFMPEG 之類的工具合成影片​
  4. 替影片掛上字幕​
  5. 批量上傳到各大影音平台​
以上流程乍看之下很垃圾,而產出的內容確實也很垃圾,但至少不怎麼花時間,也符合「自動化」的定義。更進階的還有文章不是用爬的、是用 AI 寫等各種奇妙玩法。​

不過,上述內容不是這幾年流行的說法。YouTube Automation 的當紅說法指的是「用 YouTube 幫你自動賺錢」,亦即成立一個 YouTube 頻道、讓它紅、然後躺著賺廣告費。​

許多 Automation 行銷大師會引用巴菲特的名言:「如果你沒找到一個睡覺時還能賺錢的方法,你將一直工作到死。」知名 Automation 專家 Dave Nick 更在他長達 1 小時的新手教學影片(而我竟然還看完了)中給出精簡的定義:​

「YouTube Automation 是一種不需要你露臉、也不需要你拍攝影片,就能在 YouTube 上賺錢的方法。做這行首先要認清一件事:你不是一名創作者,你是名生意人。」​

不用露臉已經夠吸引我了,竟然還不用自己拍影片?如果不是靠程式工具,要怎麼達成呢?此時我已經放下手上的 Switch 搖桿,開始認真研究起這門學問。​

原來關鍵是「外包」。一部沒有涉及真人拍攝的影片可簡單拆解成以下六個步驟:創意發想、寫腳本、念稿、剪輯(這個步驟包含了蒐集與安排視覺素材)、製作影片封面圖、SEO。​

上述步驟全部都可以在兩大外包平台 Fiverr 以及 Upwork 上找到對應的人,而且還很便宜。例如,Buildapreneur 這名 YouTuber 就曾在 2020 年底發表一支影片,說明他如何只靠在 Fiverr 上點點滑鼠跟刷卡付錢來創建一個 YouTube 頻道。​
  1. 花 5 美元請人分析關鍵字,找出主打利基​
  2. 花 10 美元請人寫一個 4-5 分鐘的腳本​
  3. 花 5 美元請一個有漂亮英國口音的人念稿​
  4. 花 30 美元請人剪出一支 1080p 的影片
  5. 花 10 美元請人做三張影片縮圖​
  6. 花 100 美元請人把影片衝上搜尋前十名​
Buildapreneur 與 Dave Nick 兩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前者是抱著好玩的態度來測試(或其實該影片是 Fiverr 的業配),後者則是信誓旦旦地說「這是你能找到最好的被動收入來源之一」。​

更重要的是如同許多行銷大師(或任何 OO 大師),Dave Nick 還賣「課程」。點進他的官網,可以看到要價 5,000 美元的 YouTube Automation 課程。原本我覺得 5,000 美元實在超乎常識,但看到另一名大師 Caleb Boxx 要價 7,500 美元的課程後也覺得還好了。​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 YouTube Automation 大師都賣這麼貴。來自塞爾維亞的 20 歲少年 Dejan Nikolic 在 2020 年賺了 100 萬美元,2021 年更賺了 140 萬美元,當中七成來自定價 995 美元的 YouTube Automation 課程,相當於有近千人買過他的課程。​

Dejan Nikolic 的收入結構不禁令我好奇:「如果 YouTube Automation 可以讓人賺爛,為什麼他的收入主要都是賣課?」​

紐約時報的一篇長文提供了部分答案:「因為事情沒那麼簡單」。該篇文章講述一名夢想透過 YouTube Automation 躺著發財的 33 歲美國人 Mitchell 如何花了 15,000 美元還碰了一鼻子灰。​

Mitchell 花了不少錢買課程,但發現這些課程其實啥都沒講;他找了外包剪輯影片,但有些外包是用偷來的素材;他在一個 Facebook 社團中認識了一名「大師」,給他 5,000 美元製作一個「用加密貨幣發財」的頻道,不幸的是 YouTube 不僅先是拔掉該頻道的營利功能,最後還以侵權為由把頻道給刪了。​

研究到這,我的 YouTube 大夢也差不多醒了,但還是從整個過程中獲得三點啟發。​

第一,Upwork 與 Fiverr 不愧是世界前兩大的自由工作者媒合平台,不僅可在上面找到各式各樣的外包,還有很廣的價格帶。兩家公司也在 2020-2021 年疫情期間享受到極大紅利,前者的股價最高翻了 11 倍,後者的股價最高更翻了 14 倍,可惜進入 2022 年後都打回了原型。​

第二,雖然我不認同 YouTube Automation 販售的「躺著賺」夢想,但其核心思維卻頗值得參考。善用極為便利的人力外包服務來測試商業模式的 MVP,這是十年前無法輕易做到的事情。同時,「產品」思維與「流量」思維的差異也值得細細品味。​

第三,不論在什麼時代,販賣夢想永遠是門好生意,但這非常吃人格特質。人格特質就是一種競爭門檻,這點不論小至個人職涯發展、大至事業路線的選擇,我認為道理都相同。​
點擊訂閱《曼報》
Facebook
Instagram
Copyright © 2022 manny-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收到這份電子報,點擊取消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