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161(點擊閱讀網頁版)|閱讀時間 8 分鐘(3,411 字)
對於電子報總有超乎理性的堅持,因為訂戶是我最珍惜的緣分。為此又花了一點時間、多看了一些資料、補充了想法,直到終於覺得能放過這篇,讓它好好地送入訂戶信箱了。

希望你喜歡這禮拜的電子報,也歡迎收聽我與 Angela 共同主持的 podcast,當中有更多電子報沒有收錄的科技趨勢洞察。歡迎邀請你的朋友訂閱;若對過往期數感興趣,請 由此進入 archive
最近 Canva 舉辦了首次的年度發表會,除了發表多款新產品,也以「Visual Worksuite」之名統整所有產品線。進一步研究本次發表會,發現 Canva 開始強調自己不只是一個「設計軟體」,更是一個「視覺溝通平台」。Canva 的新願景激發我產生很多想法,其中一個來自回顧生產力應用的創新路徑。
 

近代生產力應用的創新路徑

近代最重要的生產力應用典範轉移推手是 Google,它將人們從單機套裝軟體中解放,打開免費、全雲端、可協作且只需瀏覽器就能作業的新時代。如今,Google Workspace 在全球有 30 億名用戶,雖然絕大多數是免費用戶,但隨著疫情後 Google 對免費用戶越來越不留情,可以預見未來付費用戶數將會更快速地增加。

雖然 Google 打開了一個有別於微軟 Office 的新時代,但其商業化的速度並不特別快。例如,雖然坐擁 30 億名用戶,但當中的付費客戶數僅為 700 萬。甚至有不少人認為正因為 Google Workspace 占總營收的比例不高所以在內部不受重視,以至於功能進化速度總是不夠快。

不論如何,Google 確實建立了純雲端的生產力應用典範,其產品較陽春以及進化速度較慢的事實也讓後進者有了搶攻市場的機會。簡略地說,這些新創的目標都是「分拆」(unbundle)Google Workplace,當中更有數家公司成功搭上近年的資本狂潮,晉級成為估值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

以文件領域為例,代表新創為 2013 成立的 Notion(最新估值 10 億美元),以及 2014 年創立的 Coda(最新估值 14 億美元)。相較於 Google Docs 只是把 Word 搬上雲端,Notion 與 Coda 從本質上重新定義文件:第一,文件不是「圖文」載體,是「資訊(料)」載體;第二,文件不是孤立的檔案,而是可互聯的資料。

以試算表領域為例,代表新創為 2012 年成立的 Airtable,最新一輪的估值為 117 億美元。Airtable 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產品,它「表面上」看起來是試算表,但「骨子裡」卻是個資料庫應用,同時服務想要更厲害的試算表與想要更簡易的資料庫應用的兩群人。值得一提的是 Airtable 去年還推出了前端設計工具,搭配原有的資料庫功能後就可不須寫半行程式碼地推出行動與網頁應用。

我認為相較於 Google Workplace,第三世代的生產力新創普遍有更為激進的創新。首先,第三世代的產品都更為「抽象」。例如,Word 是傳統文件處理的數位版,Google Docs 是 Word 的雲端版,但 Coda 與 Notion 的文件並不繼承前兩個世代的類比思維,而是一個從資料(資訊)導向思維出發的全新產物。

其次,第三世代的生產力應用更強調跨產品甚至是跨生態的交互性,除了因為各家新創的規模都還不如微軟與 Google,人們乃至企業也越來越不願意被單一生態系給綁架。跨生態的交互需求也讓 Slack 等協作溝通層變得更加重要。新時代的生產力環境已是一個由多元產品以及複雜 API 串接所構築的網絡,其彈性與功能也已超越微軟或 Google 等單一生態系提供的服務。

 

Canva 的三個關鍵成長策略 

當生產力應用領域戰得正火熱之際,隔壁棚的 Canva 突然宣布參戰了。

Canva 創立於 2012 年,然而要談它就不能不談其前身 Fusion Books。2008 年,還在念大學的 Melanie Perkins 有感於絕大多數的人苦於 Adobe 的軟體難以上手,與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Cliff Obrecht 創了 Fusion Books,提供學校一套用來設計畢業紀念冊的線上應用。很多人都有設計需求,但通常不需要用上 Adobe 的專業軟體,中間的落差就是 Fusion Books 或是台灣早年廣受校園歡迎的「非常好色」等這類軟體的機會。

Fusion Books 的成功讓 Perkins 開始發展更大的願景,她認為多數人的設計需求與靈感都被當時破碎、複雜、且要價不菲的環境給扼殺了。例如,若要設計出一張好看的圖,人們需要完成一系列的前置作業,包括具備設計美感、學會 Adobe 軟體、買字型、買圖庫等。此外,設計的協作流程也非常糟,例如用信件往返修改意見,或是互傳 PDF。

Canva 自推出以來就廣受歡迎,如今全球的每月活躍用戶數已超過 8,500 萬,付費用戶數更是超過 700 萬,2022 年的營收預計將超過 10 億美元。Canva 成功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三點我特別想談。

第一,Canva 並不是一個「更好」的 Adobe 軟體,而是一個符合更多人的需求的設計應用。Canva 不強調讓人在像素或向量層次上創作,而是讓人在版型層次上做編排與設計。雖然 Adobe 的目標受眾不會消失,且有較高的付費能力,但論成長性則不及 Canva。

第二,以一個新創而言,Canva 極為重視在地化(localization),且不是透過機器翻譯等可有效快速規模化的做法,而是建立一個高達 200 人的在地化團隊,針對各個語言做全盤的設計。Canva 認為設計是全世界共通的需求,而以英語為母語或第二官方語言的人口僅佔全球不到兩成,因此若要實現高成長目標,在地化的投資必不可少。

第三,Canva 相當擅長利用收購擴展與強化產品線,例如 2018 年收購簡報新創 Zeetings 以推出自家的簡報產品;2019 年收購圖庫公司 Pixabay 與 Pexels ​ 以提供更多圖片給免費與付費用戶;2020 年收購圖像 AI 新創 Kaleido dot ai 以導入其知名的自動去背等功能…等。

 

Canva 的新篇章:生產力中樞與平台化

當人們認為 Canva 已經做得很好了、估值 400 億美元應該也要準備 IPO 了吧的時候,它們顯然認為自己還有更大的成長空間。2022 年 9 月,Canva 在發表會上明確表示己不再將自己侷限在「設計」領域,重新定義自己是「視覺溝通平台」。這個定義的三個要件都非常值得一談。

首先是「視覺」。人們越來越仰賴透過視覺溝通,其中一個關鍵是因為像 Canva 這樣的應用大幅降低了設計門檻。凡是用上視覺元素的溝通素材,都是 Canva 的擴張目標,而它第一個進入的領域就是文件,搭配的產品是 Canva Docs。該產品尚未上線,目前僅知賣點是視覺上的表現能力,包括可輕鬆調度與嵌入 Canva 設計素材,以及可一鍵變成簡報。

另一個與視覺密不可分的溝通素材是網站,對此 Canva 也宣布推出 Canva Websites,未來用戶可用一樣簡單的操作、套用豐富的模板,輕鬆地設計出網站。值得一提的是 Canva Websites 不只提供前端的版面設計,也有提供簡單的數據追蹤及分析,這不禁讓人想像它未來還會有更多應用。

其次是「溝通」。自 Fusion Books 以來,協作一直是 Perkins 最關心的面向,也是 Canva 在功能及體驗上很強調的一環。然而,在本次發表會上,Canva 首次推出一個「只」圍繞在溝通的產品:白板協作 Canva Whiteboards。挑選白板作為溝通產品的起點是個很聰明的選擇,因為它剛好發揮了 Canva 在視覺上的強項。

最後是「平台」,也是我認為本次發表最為重要的一環,因為平台化是所有 SaaS 新創打造下個成長飛輪的關鍵。平台的關鍵特質之一是中介,而過去的 Canva 並沒有這樣特質。未來 Canva 將透過推出兩種市集來強化其中介者的地位:「創作者市集」,允許創作者們銷售自己的模板;「開發者市集」,允許開發者們透過 Canva API 開發各式相容應用。

Canva 的平台化策略奉行的是近年來的教科書典範:創造網絡效應、建立經濟活動(如賦予用戶變現管道)、扶植開發者生態。以 Canva 為例,成立以來即透過協作功能建立網絡效應,並在本次發表會上推出市集、透過提供 API 的方式廣邀開發者。疫情後爆紅的遊戲平台 Roblox 也是典範的奉行者,例如最近宣布推出更多社交功能(增強網絡效應)、擴張創作者市集(提升經濟活動),以及對開發者社群投入更多資源。

 

不是用「更好」來正面對決,而是創造新的競爭維度

「視覺溝通平台」可以發展的面向無比寬廣。例如,既然 Canva Whiteboards 就是溝通的發生地,是否可能加入視訊功能,變成一個遠端會議軟體?例如,既然 Canva Docs 已經切入文件市場,是否可能獲取一部分沒有用到太多進階功能的 Notion 用戶?例如,既然 Canva Data Visualization 2.0 這麼強調資料視覺化,是否可能推出自家的輕量版資料庫應用,結合 Canva Websites 來使用?

縱使 Canva 不做上述應用(不論是自己開發或透過收購),它還是能夠利用平台化策略來擴展自己的觸角,因為它掌握了「視覺溝通」這個作業環節。凡是牽涉到視覺作業的流程,Canva 就有一席之地;只要具有一席之地,那麼就有願意(或必須)加入其生態系的成員。從平台化的角度思考,Canva 就像特定使用場景下的 Slack。

說到 Slack,最近它也舉辦了產品發表會,並預告將在 2023 年推出重量級功能:canvas。Slack 的願景是成為每個人的虛擬總部(virtual HQ),也就是所有資訊的集中地,甚至是所有工作的發生地。然而,由於 Slack 缺乏「文件」功能,很多時候人們還是得跳去(或串接)別的文件協作平台,例如文件協作就去 Quip、設計協作就去 Figma。

為佔據人們更多的工作時間,Slack canvas 誕生了,可以想像它是一個微型 Notion。用戶可以在上面輸入文字、放上圖片、插入資料(尤其是來自 Salesforce 產品的資料),甚至是建立一套自動化的工作流程。例如,人資部可以建立一個「請假 canvas」,需要請假的人只要透過 Slack 就可以看到完整的請假辦法並送出申請表單,不用一下子去 Google Doc 找共編說明文件、一下子去請假系統填表。

當第三世代的生產力應用都在試圖分拆 Google Workspace、將個別功能做的更深入與複雜時,新一代的競爭對手也開始浮現。Slack 在掌握了溝通與資訊流後,開始將將手伸向文件產品;Canva 則是以產品力掌握用戶後,開始建立整合溝通與資訊流的服務。雖然發展路徑不同,但目標卻是一致:成為(特定)生產力活動場景的中樞。

這一切才剛開始,其中 Canva 進軍生產力應用市場的方式我認為最為有趣。當年 Canva 的目標並非成為一個「更好」的 Adobe 軟體、但卻成了許多人唯一使用的設計應用;如今它也不需要成為一個「更好」的 Coda、Airtable、Miro、甚至是 Slack,仍能逐漸成為許多人的生產力中樞。
【業配時間】最近正想換電視就收到業配,難怪占卜師說我今年很旺。實測三天的心得是:超讚。8K 解析度不說,在 Mini LED 以及 14-bit 對比度映射技術的加持下,不僅有超強的光暗對比,暗部細節也都完整保留,看影片跟玩遊戲的體驗都很爽。超殺 73 折優惠只剩 3 天,要買要快
點擊訂閱《曼報》
Facebook
Instagram
Copyright © 2022 manny-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收到這份電子報,點擊取消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