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171(點擊閱讀網頁版)|閱讀時間 6 分鐘
早安,過年前用連續幾篇跟大家聊聊 AI。今天是 part 1,聊聊近期最大條的投資消息。

題外話,最近可能因為確診關在家裡的緣故,寫作生產力爆棚,一週內大概寫了近萬字。真是憂喜參半。

希望你喜歡這期電子報,也歡迎收聽我與 Angela 共同主持的 podcast,當中有更多電子報沒有收錄的科技趨勢洞察。歡迎邀請你的朋友訂閱;若對過往期數感興趣,請 由此進入 archive
最近科技圈最熱門的新聞就是據傳微軟要投資 AI 新創 OpenAI 100 億美元。這則新聞的熱點有兩個,一個是 100 億美元,另一個是因為 ChatGPT 而家喻戶曉的 OpenAI。

通常分析投資或收購新聞會從投資方的角度出發,因為比較好替單純的數字(且這數字通常大到令人無感)補上脈絡。以這則新聞為例,切入角度會是「100 億美元值得嗎?」以及「微軟的 AI 布局」,其中後者已有相當多的論述,例如微軟的主要產品都將導入 OpenAI 的 AI 技術。

然而,這則新聞因為搭配了一些「暫時無法判斷真偽」的交易細節,讓我對被投資方(OpenAI)有了很高的興趣,並有了兩個疑問:OpenAI 眼中的終局(endgame)是什麼?什麼會阻礙 OpenAI 實現其終局?

 

複雜的分潤模式

首先概述什麼是「暫時無法判斷真偽」的交易細節。該細節首先由 Samafor 披露,之後 Fortune 根據「親眼看過的文件」披露了進一步的資訊。不過,就算真有這份文件,其真實性與完成階段都不得而知,因此以下基於該份文件所展開的討論也有可能都是錯的。

根據 Fortune 的分析,OpenAI 有一個相對複雜的分潤模式。當公司開始獲利後,「第一親近合夥人」(first close partners, FCP)將獲得 100% 分潤,直到數額達其投資本金。前項成就達成後,微軟將開始獲得 75% 的分潤,直到數額達其投資本金;FCP 與員工則分配剩下的 25%。當微軟獲得的分潤達其投資本金後,分潤比例將調降為 49%。

值得一提的是不論是 FCP、微軟還是員工,其分潤額都有「上限」,不是領一輩子。OpenAI 早年曾透露過上限值為投資額的 100 倍,但該數字應該會隨著每一輪融資而有變化。一旦達分配上限,所有分潤都歸屬於 OpenAI 的非營利基金會。

 
圖片來源:Fortune
 

OpenAI 是營利還是非營利機構?

咦?怎麼會出現非營利基金會?這裡必須岔題聊一下 OpenAI 的發展歷程。

OpenAI 一開始是一家非營利的基金會,由 Elon Musk、Sam Altman、Reid Hoffman、Peter Thiel 等人在 2015 年時共同贊助 10 億美元成立,成立宗旨是「在不受需要產生財務回報的限制下,以最可能造福全人類的方式推進 AI 研究」。

不過,不確定是因為 AI 研究太燒錢了、還是認為自己的研究將大有賺頭,2019 年 OpenAI 成立了營利公司,並在同一年接受微軟的 10 億美元投資(Fortune 報導說其實是 30 億美元)。目前我還沒有找到任何公開文件有清楚地描述 OpenAI 的非營利基金會與營利公司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相當重要,因為涉及 AI 模型的智慧財產權歸屬問題。

 

複雜分潤模式背後的真意

回到交易細節。如果 Fortune 獲得的文件資料為真,則透露了一個資訊:若能實現理想中的終局,OpenAI 將是一台印鈔機。因此,OpenAI 不介意先把獲利都盡可能地分給投資人,因為只要跨越分潤上限值以後就可以保留 100% 的獲利。

當然也不能排除另外一種可能:OpenAI 知道自己離獲利還遠,如果不提出這個短期而言對投資人有利的分潤架構,融資不一定順利,畢竟技術優勢是一回事,投資講的還是報酬率。根據 Fortune 的報導,OpenAI 2022 年的支出約 5.4 億美元,虧損為 5 億美元。

投資 OpenAI 是個複雜的博弈,每一個投資方選擇進入的時間點與打的算盤都不同,到底是看短還是看長呢?例如,據傳當年微軟是為了從 Google 手中搶走一個大客戶才投資 OpenAI 10 億美元。又例如,不少 OpenAI 員工為了變現,在前陣子以極好的價格將持股賣給了創投,而根據賣價回推的 OpenAI 估值高達 290 億美元。

我認為最有意思的傳聞是據說創始成員之一、同時也是現任執行長的 Sam Altman 並沒有持有 OpenAI 營利公司的股份。這個傳聞或許為真,因為他總是積極宣揚 OpenAI 的美好終局。例如,幾個月前 Altman 在與 OpenAI 另一位創始成員 Reid Hoffman 的一場對談中,曾清晰描繪了他眼中的終局畫面:
我認為未來只會有一小撮的大型語言模型,其他人則是在這些模型之上開發。現在的情況是人們透過 API 在其他公司推出的大型語言模型之上開發,未來我認為會出現中間層(middle layer),且它會非常重要。我對所有企圖訓練自己的模型的新創持懷疑態度。未來將有一批新創會透過調整大型語言模型來創建新模型,例如醫學專用的模型。

OpenAI 的終局想像:當一台印鈔機

進一步展開 Altman 這段話可得到三個啟示:
  1. 未來世界中只會有幾家公司的大型語言模型勝出,而 OpenAI 當然會是其中之一。
     
  2. 就像網路新創不需要發明網路,未來的 AI 新創也不需要發明新的模型,但當然都必須繳錢給前述的少數公司。
     
  3. 比起關心用什麼模型,新一代 AI 新創更需要注重的是打造一個 RLHF 飛輪(Reinforcement Learning from Human Feedback),也就是比誰可以更快獲取使用者與使用者回饋。
如果未來世界真如 Altman 所預言,那麼 OpenAI 確實就是一台印鈔機了,其分潤架構也就顯得相當合理:短期而言投資人將可快速回本,長期而言 OpenAI 基金會也因有源源不絕的收入而可實踐其成立宗旨,且不受任何私人企業控制。
 

未來不是只有一種理想情境

然而,Altman 預想的終局必將實現嗎?有沒有可能並不存在「只會有一小撮的大型語言模型」這種未來,因為模型將成為一種普通商品(commodity)?例如,訓練模型所需的資源是否將遵循摩爾定律,變得越來越便宜?

又例如,Google 或 Meta 等科技巨頭是否有可能為了提升或鞏固自身的價值,試圖透過開放原始碼的方式來將 AI 模型變成普通商品?只要人人都有 AI 模型可用,掌握使用介面與使用者的平台將因為可更快打造 RLHF 飛輪而變得更為強大。

甚至更極端一點想像,縱使「只會有一小撮的大型語言模型」這個未來成真,有沒有可能因為影響力過於巨大(例如人們很常說的「AI 就是新的電力」)而遭受更高的監管壓力?或是因為全球化破裂或國家/區域之間的衝突態勢越來越高,使得大型語言模型也必須落地列管?
【好課推薦】遇到資歷比你深的部下不知道如何應對?不曉得如何與團隊有效溝通?這門課將結合工作坊的形式,帶你進行自我鍛鍊,學習領導者必備的三種思維,再透過獨創的八大能力訓練,讓領導力的學習不再淪為紙上談兵課程。即日起募資到 2/19,募資期間購買可享有早鳥優惠價,輸入折扣碼「manny350」(全部小寫)還能再享有 350元 的優惠。點擊了解更多課程詳細資訊
點擊訂閱《曼報》
Facebook
Instagram
Copyright © 2023 manny-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收到這份電子報,點擊取消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