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143(點擊閱讀網頁版)|閱讀時間 6 分鐘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喜歡寫長文,可能是因為有好一陣子沒寫了?我不算太常討論時下熱門議題,但 Elon Musk 颳起的 Twitter 收購風波有很多激發我思考的元素,因此將幾個有意思的切入角度整合成本週的長文。

希望你喜歡這禮拜的電子報,也歡迎收聽我與 Angela 共同主持的 podcast,在最新一集當中我們也有討論到 DMA 這個重大議題。歡迎邀請你的朋友訂閱;若對過往期數感興趣,請 由此進入 archive
最近最有意思的科技產業事件莫過於世界首富、擁有超過 8,200 萬 Twitter 追蹤者的 Elon Musk 所掀起的風潮,首先摘要事件始末。
  • ​三月底,Elon Musk 向 Twitter 用戶提問,認為 Twitter 是否擁有言論自由,並表示正考慮創一個新平台。​
     
  • 四月五日,Twitter 邀請 Elon Musk 加入董事會,因為 Musk 終於申報自己買下了 9.2% 的 Twitter 股份,成為最大單一股東。Elon Musk 表示期待與董事會合作,並針對 Twitter Blue 此一訂閱服務發表一系列意見,包括降價、給予認證符號(藍勾勾)、費用改年繳、無廣告...等。​​
     
  • 四月十一日,Twitter 執行長宣布 Musk 放棄加入董事會。
     
  • 四月十三日,Musk 寫信給 Twitter 董事會主席,表示他認為 Twitter 應該下市成為一家私有化公司,才有可能轉型成一個自由言論的平台。
     
  • 四月十四日,Musk 公布他有意以每股 54.2 美元、大約是總價 430 億美元的價格買下 Twitter 所有股份。
     
  • 四月十五日,Twitter 宣佈將正式採用限期股東權利計畫,也就是俗稱的「毒丸」(poison pill)。該計畫內容為若有任何個人或團體未經董事會批准獲得 Twitter 至少 15% 股份,其他股東將被允許折價購買股份,從而稀釋收購方的所有權。簡單來說就是要阻止 Musk 的收購行為。​
市場中有不少人不看好、甚至不認為 Musk 是認真的。首先,Elon Musk 雖然是世界首富,但絕大多數的資產都是股票而非現金。因此,除非用換股或其他方式,否則當前 Musk 應該是拿不出 420 億美元收購 Twitter。當然,上述事實 Musk 也知道,所以後來也說已有準備 B 計畫。​

Elon Musk 確實是「重度」的 Twitter 用戶,而 Twitter 確實也是個盈利能力較差的社群平台,但身兼多家企業執行長的 Musk 是否還有能力再管理一家公司,以及他對社群平台的理念是否真的對現階段的 Twitter 有幫助,這是個大問號。​

 
言論審查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被迫)的責任
例如,Musk 經常高呼「言論自由平台」,但確切而言什麼叫做言論自由平台?是沒有審查,還是低度審查?低度審查的「低度」怎麼界定?Musk 認同內容審查還是必要的,包括應該配合各國政府的規範,以及屏蔽掉例如「明顯的」暴力內容。但究竟怎麼定義「明顯」?​

自網路問世以來,由於網路發表與傳播意見的邊際成本趨於零,加上有一定程度的匿名性,使得所有的言論平台都歷經同樣的迴圈:一開始大家都不希望有審查,但總是會有人搞事並引發重大事件,之後平台開始導入審查機制,最後因為過度審查而讓人出走、催生新平台。​

Twitter 雖然盈利能力不佳,但論量體而言仍有其社會影響力。在此一現況下,除非徹底轉型成私密空間導向的平台(例如 Discord 的私人伺服器),並放棄廣告商業模式、轉向使用者付費模式,否則審查將持續是這類平台最大的痛,因為內容審查從來不是想不想的問題,而是規模到了就必須負起的責任。​
Reddit 前 CEO:不要浪費時間收購 Twitter,去幹實事吧
關於內容審查的必要性,Reddit 很早期(2012-2014)的執行長 Yishan Wong 在 Twitter 上發了一串長篇推文,討論「為什麼理想中的美好社群平台不會出現」。原文串很長,但大意就如下:

過去(1990 年代)的網路是「另一個世界」,現在的網路是「世界本身」。人類世界本身就是這麼亂,而現在不僅整個被搬到網路上,還因為網路的力量變得更亂。別認為有可能打造一個理想化的版本。

Wong 在推文串中更多次提到「經營一個社群平台會摧毀你的心智」,因為每天都必須與全世界的惡意為伍。沒有一個社群平台想要花時間、人力、金錢在「言論審查」上,所有平台都只想要開發更多功能,然後賺更多錢。

但以上期待都將是天方夜譚,因為當網路已經是「世界本身」的時候,客觀而言就是會有如此多的惡意內容,以及所有人都會指望社群平台可以治理這一切。因此,Reddit 的後繼 CEO 崩潰了,而 Twitter 前執行長 Jack Dorsey 必須用一天吃一餐並搭配冥想的方式撐過一切。

Wong 在最後誠摯呼籲 Musk 不應收購 Twitter,而應該把時間花在「打造對真實世界有助益」的事情上,例如做更好的電動車,以及快點把人類送上火星。

我認為 Wong 這個見解非常有意境,也完全就是個有社群 PTSD 的人會說的話。當這個世界真的如  Meta 創辦人 Zuckerberg 所願、被「連結」起來了以後,所有人的「意念」都可以很快速地發表出來,然後在廣大連結中產生無限可能的影響結果。

很多人常說:「不要在網路上講一個樣,私底下講另個樣。」我總覺得對於真實應該要發生在哪的認定標準或許是要反過來的。從量級的角度來說,「網路」可能更接近世界本體,反而「私底下」這個有限物理空間像是另個世界了。

 
FTX 創辦人:用區塊鏈技術重新打造一個新的 Twitter
不過,Musk 帶出的「Twitter 私有化」議題引發了各界熱烈討論,其中加密資產交易所 FTX 的創辦人 Sam Bankman-Fried(簡稱 SBF)提出了一系列有趣的觀點。​

SBF 認為 Twitter 應該將整個服務搬上區塊鏈,且每一則推文都是加密的,推文作者可以指定有權利解密的對象。這就是前面我所提到的,將 Twitter 轉型成私密空間導向的平台。​

在 SBF 的想像中,真正的訊息核心是推文本身。Twitter 將變成只是一個鏈上服務,負責聚合(aggregate)推文、提供背後的基礎建設、然後串接其他的鏈上金融服務,包括加密貨幣收付款等。​

Twitter 可以怎麼從這個模式中盈利?最簡單的是使用者付費,也就是發推文要錢。比較複雜的是由於每則推文都是推主自己的資產,推主可自行決定是否接入不同的鏈上金融服務(打賞、NFT、轉推分潤...等),或甚至是自訂一塊廣告版位。​

仔細思考 SBF 的想法,與其說他的想法很 web3,不如說這個想法也蠻 web1。最早期人們對網路的想像與需求就類似這樣:每一個人架自己的網站(或個版、或聊天室)、擁有自己的內容、選擇有權給誰訪問,直到資訊爆量後出現聚合者(aggregator),而這些聚合者最後也長大到把通往外界的大門關起來,將用戶變成他的禁臠。​

 
倚賴單一主權國家定義自由,還是打造一個自由的聯邦系統?
然而,不論是 Musk 還是 SBF 的想法,我認為都偏向「建設者」怎麼看,而非「使用者」到底需要什麼。當代的網路用戶真的很在意自由意見表達嗎?或著說每一個人在意的「自由」程度都不同,究竟要怎麼界定自由的理想界線?​

進一步思考:真的很在意的人為什麼要緣木求魚、去冀求 Facebook、Twitter、TikTok(是的,TikTok 內部也有一個很複雜、且有不少政治不正確觀點的審查手冊)等「閉鎖花園」(walled-garden)賦予全然的自由?​

一個驚人的事實是,根據 Automattic 創辦人所說,直到現在 WordPress dot com 的新用戶當中仍有「半數」是開來寫 blog 的。比起思考如何將 Twitter 私有化並且完整上鏈、或是打造一個新的 SocialFi 服務,我更感興趣的是全球數以千萬計的 blog 如何有效且規模化地接上區塊鏈金融服務,從而激盪出更多變現模式。
點擊訂閱《曼報》
也可以在以下社群平台上找到我
Facebook
Instagram
Copyright © 2022 manny-l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果你真的、真的不想再收到這封超棒的電子報,取消訂閱